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会说话的骷髅头

导读:06年9月16日,正是Z省中医学院开学的日子,天公作美,阳光明媚,为学子们奔赴自己的理想学府提供了绝佳的条件,然而此刻坐在火车上的陈罡的心情可没有外面的阳光那么灿烂。虽然他自认为还算是一个看得开的人,但唯独对这件事到现在还是有着郁闷,离第一志愿差两分,于是
06年9月16日,正是Z省中医学院开学的日子,天公作美,阳光明媚,为学子们奔赴自己的理想学府提供了绝佳的条件,然而此刻坐在火车上的陈罡的心情可没有外面的阳光那么灿烂。虽然他自认为还算是一个看得开的人,但唯独对这件事到现在还是有着郁闷,离第一志愿差两分,于是进入梦想学府的期望灰飞烟灭,更该死的是自己怎么会报Z省的中医学院,现在倒好,被调剂进了针推这么个专业。要知道陈罡最讨厌的两大职业乃医生与老师也,而现在却不得不去读与医学有关的专业。当然父亲也给过他机会,问他愿不愿意再复读一年。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噩梦,这一年高三挺过来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再读一年?说不定会把小命奉献给高考事业,于是他就抱定了宁可将来转行也不复读的念头。就这样一晃两个多月过去了,到了Z省中医学院开学的日子,既然木已成舟,那也只有硬着头皮去了。现在的他虽然身处去HZ市的火车上,但仍残留着不快的想法,既来之,则安之,陈罡心中默念着,说不定以后会对医学感兴趣的。对于自己的性格,别的不论,但对没接触过的事情总有着好奇心这一点倒是肯定不已,要不当时报志愿时也不会鬼使神差地报了针推这么个专业,管他的,老子终于混进大学了,也该见识一下大学生活了。

火车轰隆隆地前进,陈罡的心情似乎有些好转,自小追求独立的他这次也没有让父亲陪着,一个人提着行李来到了位于HZ市的Z省中医学院,凭着自己的那么一点能耐倒也顺利让他找到了Z省中医学院。第一眼看到这个大学他似乎有些失望,这个学校跟他高中时的学校差不多大,设施也远没有Z省大学,Z省工大来的先进,而占地面积就更不值得一提了。“好歹自己也算第一批啊!”陈罡这样安慰着自己。接下来的时间是办理各种手续与交纳各种费用。办完这一切,陈罡已累得双腿发软了。

“你爷爷的,怪不得学校这么小,敢情寝室在学校外面!”抱怨一声以后,他又不得不拖着疲惫的身体向寝室走去,气喘吁吁地上了五楼,终于到了,拎着大包小包进了寝室,里面已经有三个人了,见他进来,便都向他投以微笑。

“你好,”三人纷纷打招呼道。“好!”累归累,陈罡却没有躺下,这三人可要跟他相处五年啊,关系自然不能差了。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吴聊,这位是李鱼门,这位是周侠魂。”吴聊一边指着二人一边开始了介绍。“这些名字真怪,无聊?郁闷?还有瞎混?真是奇了。”陈罡心里思索着,但表示情却不显山露水,反而自我介绍道:“我叫陈罡,以后大家就是室友了,多多关照。”

“陈罡?”周侠魂不禁出口,上下打量了一番陈罡,接着有些诡异地说道:“你的父母肯定对你寄于很大的希望了啊!”说完,还是憋不住笑了出来。

“得,名字又惹祸了,谁让名字与自己的相貌不符呢,哎。”陈罡心里虽有不快,但也不忘反击一下:“我看各位的父母对各位的希望似乎没有我父母对我的大啊,你说是吗,瞎混?还有郁闷?”听他这么一说,三人又都乐了,很明显,四人的性格还挺相似,都喜欢自嘲与开玩笑,于是四人就自然而然地打成了一片。大学不比高中,处理好人际关系甚至比读好书来的重要,而寝室的关系又是最为基础的,这第一步陈罡可是已经走好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四人也忙碌开了,参加社团,角逐学生会,在班里积极竞选班委,总之是忙的不亦乐乎。但陈罡却又不似三人般忙乎,自小讨厌管人与被人管的他对这些事情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在上大学前他就计划好了,以前的高中扼杀了他太多的兴趣爱好,到了大学一定要把失去的给补回来,于是对于三人热衷的事情他也不参与,但也绝不干涉。人各有志,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地爱好中去。幸亏这个Z省中医学院还有一个探奇与灵异研究社,陈罡想了想还是加入了,能有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谈论感兴趣的话题那是再好不过了。

忙完了这一阵,终于等来了大学上课的时间,大学上课不上不知道,一上还真吓一跳,这句话陈罡以前听说过,但直到自己身处其位才有切身的体会,没人管,说难听的,你就是死了,要是没有人发现,那你只有抛尸野外了,那些所谓的讲师也只顾上课,其他的一概不论。在这种环境下,没了压力,陈罡也难免随波逐流,逃课上网,这事以前没干过,现在干它一次正好,睡懒觉,这个恶习在高中时曾经一个月为班级贡献-1.5分,凭他一人之力挑起了把先进班级拱手让人的重担,为此班主任还专门请他去办公室喝茶,而结果是茶倒没喝,班主任的口水搜集起来应该一杯茶有余,现在你无论睡多晚,也不会有人请你去了。就这样在学校迷迷糊糊地过了一个星期,以前没干过的或是不敢干的基本补上了,四大绝技除了嫖之外其他也无一例外地实施了。晚上卧谈时,陈罡还说了一句相当经典的话,:“你们的名字组合起来正是现代大学的生活写照啊!”

“你的名字可是我们大家的希望啊!”说完,四人又互嘲起来,睡觉的时间自上了大学也被定格在十二点以后。

“大家注意了!”只听班长在上面宣布道,“明天我们的人体解剖课是实验课,实验内容是观察人体的骨头,大家要记得把白大卦带来。”“终于可以看死人了。”一男同学兴奋地叫道。

“非也!”只闻有人补充道,“我们明天看的是骨头,justbone,doyouknow?‘这个叫作吴晓的家伙说话总不按套路出牌,似乎是为了显摆,一句话不夹杂点英文或是古文就难以显出他的语言能力,于是上面的这种话成了他的标志性用语,但他与陈罡的关系却也搞得不错,因为当初他一听到陈罡的名字再见到他的外貌时他终于知道真正自信的人是这样造出来的,所以二人可以说是臭味相投,便很自然地混到了一块。见没有人理会吴晓,陈罡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为了满足一下大家看死人的愿望只能麻烦你捐躯了。”吴晓可不是好欺负的主,听后笑道:“没这个必要,如果大家想看死人到底有多恐怖,只是你在这里躺下装装就好了。”“好小子,算你狠!”“呵呵,彼此彼此。”二人说着出了教室。

第二天,气象预报说是晴天,但可能应了“如果你的儿子说话不可靠,那就让他去当气象预报员”这句话,陈罡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外面有些阴沉,但一看手机却是九点半,“靠,这帮家伙也不叫我一声。”陈罡心中一阵埋怨,却立刻收拾起来,换作平时他早就躺下再睡个回笼觉了,但今天因为有两节实验课在等他,他不得不起来,幸好是三,四两节,不然现在起来也赶不上了。收拾完毕,陈罡拿起白大褂就出了门。从寝室到学校也就五分钟的车程,但今天陈罡却花了整整十分钟,一来这天气也太怪异,快十点了还迷雾不散,二来算是倒霉倒到家了,这么一点路居然会掉链子,陈罡到学校后心里暗骂着,但却不敢有所耽误,在第三节上课前进了实验室。看到一个个白色的身影已经坐定,陈罡只能不断搜索,最后总算搜到了最后两个空位,他就一个箭步,上去坐定,这才安下心来。而他的前面坐着的正是吴聊等一干人,一看陈罡这副模样,吴聊便道:“哥们,还以为你对这种小场面不屑呢,怎么百忙中也抽出空来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